遂空千

什么都做的人。学生。

我的同学小朱姑娘

1.
她挽着我的手,说:“古琴,你喜欢吗?”

我说喜欢喜欢。她说:“古琴真是要耐得住寂寞,咱俩可以一起学古琴。我那把古琴我跟你说,真是人间极品,老好听了!咱俩可以报那种班,两个人比较便宜,一对一就贵了,得三百多。”

我十分惊喜,忙说好呀好呀,可以考虑。

她喜欢古琴,和我说她听《流水》,觉得此曲只应天上有。

2.
事实上,我们正是从音乐聊到一起的。

军训集合放Two steps from hell的《Victory》,她站我前面,转过头来和我说:“我觉得没有人会和我音乐品味一样的了。”

我说:“我觉得很好听啊。”

她说:“我给你推荐!两步逃离地球(地狱,系口误),这个美国公司,我高三除...

2018-09-18

[司马丕/懿丕]梦里不知身是客 5(非正式)

前文请走:1 2 3 4

很不满意的一节,很多东西没有准备好,但由于开学以后时间会更不能保证,所以一定要把【北京】写完,其他的情节才能进行下去。
【北京】是所有章节里我最头疼的一章,主题不清,故事不足,只能把该交代的都交代了,其他的顾不太上。等找到时间,自己也足够成熟以后,这一章一定是要大改的。
_________

【北京·三】


司马懿最早是在同事口中得知曹丕的。


他去教务处拿资料,那个比自己还要年轻的辅导员是个女孩,她坐在办公室喝茶闲谈,自然而然就提到了新生,用他们的话来说,曹丕很特别。


这...

2018-08-30

[王夫之×曹丕]人间了无知者 3

前文请走:1  2

——————

在说走就走这件事上,曹丕发扬了他帝王的信用,那一夜果然再也没有出现。第二天王夫之清扫了院落,他没有来。第三天王夫之整理了书卷,他没有来。后来到了第十天,王夫之的书房又乱作一团,他仍是没有来。

 王夫之也没有耐性整理了。

 迷迭香还是剩下的那不足一两,葡萄却是再也没吃过。王夫之有时翻着文辑,思忖着曹丕是不是被别处的美食美物困住了,迟迟不归。不过他要愁的也不止这个,这几日他抽书拿纸都扬起一阵灰,又有人请他开院讲学,王夫之想,是时候寻个书童了。

 这事他和乡里一说,翌日便来了个半大少年,湘西的民风民情果然淳...

2018-08-26

[王夫之x曹丕]人间了无知者 2

2.
王夫之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问道:

“君可知今夕何夕?”

曹丕摇摇头:“我神志刚刚苏醒,不知身处何方,不知何年何月。”

王夫之刚想开口,“永历”二字却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。故国旧梦,南明往事,如今却成了心上疤痕。他只得换了一种说法:“距君驾崩之年,刚好一千四百三十五个春秋了。”

曹丕一听愣住了,他松开了拿着王夫之诗文的手,脸上的震惊和怅然一览无遗。

“难怪了……”他叹了一口气,低下头若有所思。王夫之看着他也无言,这个数字太大了,却也大不过茫茫天地间浩渺的时空,书史记录是一回事,亲眼见到千年以前的魂魄又是另一回事,如此经历的沧桑变幻怎能不叫人唏嘘。

曹丕并未感怀太久,他似是回过...

2018-08-22

[王夫之×曹丕]人间了无知者 1

投喂 @←→ 的还债之作,想想还是搁在这里……

*soulmate

*参考资料:《姜斋诗话》、《读通鉴论》、《三国志》、百度百科、王夫之诗歌、《魏文帝集全译》(易健贤著)

*考证不严,欢迎捉虫

*缘更

标题出自王夫之《古诗评选》评《秋胡行》:“因云宛转,与风回和,总以灵府为逵径,绝不从文字问津渡,宜乎迄今二千年,人间了无知者。”

————

1.
顺治十八年的夏天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过去了。

郑氏的丧事刚刚处理妥当,家中的书卷因为这几日的忙碌颓丧散乱不堪,用手一捻便是一层灰。而雨季过后的天空是愈发明朗了,刚刚入秋,又是南方,草木仍是葳蕤葱茂,只有夜里渐渐响亮的虫鸣在昭示...

2018-08-21

一年前我写了什么

如果让我画你,一定让你穿着玄上纁下的衮服,一点一点,描摹日月星辰十二章。你应该手持一柄剑,那宝剑或者流光溢彩,或者清冷刚劲,在你的文字里,都有迹可循。嘴里含着一支笔,软毫,羊脂玉柄,暂无墨。透过十二旒的白玉珠子,可以窥见你的眼神,你告诉我,你是以你自己,而不是功过,来傲视历史。或者,让你坐在案前,峨冠博带,青丝中却参杂白雪,而人正低着眉眼,手上运笔成篇,凝眸蹙眉,该是深思而熟虑,熟虑而不可援笔成篇,可我喜欢你,正是因为你有种种不能。
你身侧开着扇窗,有阳光进来,一半是光明,一半是黑暗,清尘扬起,残花飞入,那一刻该成千古,应作佳话。而你,并不在意。
帝王千古,倒不是个个如你这般,有的雄才大略似山河日...

2018-08-20

一个小脑洞

天啦👀

喵三弱~:

tos中sulu的扮演者性取向为同性
aos中为了致敬这点将角色sulu设定为了同性恋

aos中Spock的扮演者ZQ性取向为同
那么……若干年后如果再次翻拍ST……

手动滑稽

(占tag抱歉

2018-08-19

[司马丕/懿丕]梦里不知身是客 4

前文请走:1 2 3

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燕地·二】

 起初,司马懿觉得曹丕是一只鹰。

 他刚到丞相府的那段日子,和曹丕来往并不太密切。两人对于曹操的脾性都心知肚明,也无意去摸老虎须。司马懿只是不时前来讨论些书史策对,做得安安分分,公务也不会太过繁重,除了曹操时有时无的试探,他对此十分满意。

 曹丕的聪慧也是有目共睹的。

 曹冲对于司马懿来说只是以前的故事,曹丕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。公子天资卓越,饱读诗书,行策处事也颇为周全雷厉。司马懿见过曹丕低头写策论的样子,他很少翻阅典籍,眉头微皱,目光却十分专注。

 ...

2018-08-15
1 / 4

© 遂空千 | Powered by LOFTER